774085612@qq.com
13554664490

招商热线027-84777899

               

8.65亿元年薪!力压“强生等MNC 谁才是2020最“壕”药企CEO?
来源: | 作者:medical-50 | 发布时间: 120天前 | 17 次浏览 | 分享到:

对许多制药公司来说,2020年的关键词是新冠疫情。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2020年,全球医药行业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并形成了众多在过去闻所未闻的合作以最快的时效交付疫苗和治疗药物。

显然,新冠疫情的大流行,给全球制药巨头CEO们的薪酬带来了一些影响。

2020年全球制药巨头CEO薪酬TOP15

根据Fierce Pharma的统计,2020年薪资最高的15位生物制药公司CEO中,再生元首席执行官Leonard Schleifer以惊人的1.35亿美元(约合8.65亿人民币)年薪摘得桂冠,是第二名诺瓦瓦克斯公司CEO Stanley Erck的4807万美元(约合3.07亿人民币)的近三倍。

与2019年相同,今年的Top15中,依然没有女性高管上榜。数据显示,Vertex制药公司的新任首席执行官Reshma Kewalramani 2020年的收入为910万美元,约为她前任CEO的一半,而GSK的Emma Walmsley的薪酬从2019年的约810万英镑(1125万美元)降至700万英镑(970万美元)。

与此同时,赛诺菲、罗氏和诺华的CEO明显已连续第二年缺席。

总体来看,参与新冠疫苗及药物研发的公司,CEO会收获更高的薪酬,比如再生元、诺瓦瓦克斯等。但其实,并非只有新冠疫苗或药物研发的参与者们才能在2020年收获涨薪。

艾伯维的Richard Gonzales薪资较2019年同比上涨11%;来自BioMarin和Horizon Therapeutics的首席执行官们更是首次上榜。辉瑞和迈兰合并产生的新公司Viatris,在2020年给公司执行董事长的薪酬达到2900万美元,这一数字是首席执行官的五倍。

同样的,也有一些企业的薪酬方案引起了其投资者的愤怒,比如强生的高管薪酬和阿斯利康的高管奖金计划。

01 再生元 Leonard Schleifer :1.35亿美元

新冠疫情“玩家们”普遍在2020年发放了高额薪酬,再生元CEO的薪酬或将给未来几年的定下了高基准。

其实,再生元CEO的薪酬与其他生物制药企业CEO的薪资构成相似:150万美元的薪水,外加350万美元的现金激励薪酬。但是,Schleifer获得了惊人的1.3亿美元的股票奖励,比他去年获得的股票收益增加了2500%以上。

而Schleifer的薪资,在2016-2019年中,基本维持在2000-3000万美元的区间内。为什么在2020年会发生薪资的激增?

再生元在其年报中表示,去年给公司的两位最高执行官五年的股票奖励,并且直到2025年12月才发放更多的股票奖励。再生元表示,这些奖项是根据“公司计划的,在五年内完成股东总回报率的总目标而制定的。

众所周知,再生元在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许多从事疫苗研发的制药公司不同,再生元将注意力聚焦于治疗领域。再生元的REGEN-COV抗体鸡尾酒疗法曾被用于治疗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之后其casirivimab和imdevimab混合抗体于2020年11月底获得FDA紧急批准,允许医疗机构用于轻至中度症状的新冠患者,以及12岁以上病情有高风险发展至重症的儿科患者。

今年4月,再生元发布了针对高风险人群使用抗体疗法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的Ⅲ期实验结果,显示该药物在出现家族传染病例的情况下能够有效降低受试者出现有症状感染的风险,并能有效缩短感染后恢复所需时间。依据这份研究,再生元表示将向FDA申请扩大该药物紧急使用授权范围至预防性使用。

02 诺瓦瓦克斯 Stanley Erck:4807万美元

对诺瓦瓦克斯首席执行官Stanley Erck等人来说,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Erck在2020年获得了4800万美元的薪酬。从薪酬结构来看,他的总薪酬包括65万美元的薪水,以及超过468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奖励。Erck还获得了约6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诺瓦瓦克斯公司将Erck的高额薪酬归功于该公司在新冠疫苗候选产品上取得的进展。诺瓦瓦克斯对此解释说,公司必须维持一个薪酬计划,以提供必要的激励,以留住关键员工,避免中断该公司的疫苗工作。

作为一家美国疫苗研发公司,疫情出现之前,诺瓦瓦克斯在33年的历史上未有一款疫苗成功获批上市,临床试验反复失败,一度濒临退市。

去年年初,诺瓦瓦克斯公司开始了新冠疫苗研发计划,现在有很有前途的疫苗候选物即将准备亮相。尽管Novavax尚未获得疫苗的批准,但该生物技术公司一直在忙于建立其制造网络,洽谈供应协议等。

今年3月11日,诺瓦瓦克斯公布最终试验结果,在英国针对年龄18-84岁的1.5万名受试者所做的第三期临床试验显示,诺瓦瓦克斯疫苗对COVID-19原始毒株的防护力达96.4%,成为目前有效率最高和安全性最高的新冠疫苗。

诺瓦瓦克斯表示,最快有望5月获准在美国使用,成为继强生疫苗之后在美国获批的第四款疫苗。3月底,英国政府宣布将订购6000万剂诺瓦瓦克斯新冠疫苗,GSK已同意支持诺瓦瓦克斯研发的疫苗的生产和包装工序。同时,中国香港特区政府也打算订购该疫苗。

03 强生Alex Gorsky:2958万美元

尽管强生未能实现销售和调整后收益目标,该公司首席执行官Alex Gorsky在2020年依然实现了17%的加薪。

强生公司首席执行官Alex Gorsky已经是全球薪酬最高的制药公司CEO排行榜中的常客了。Gorsky的总薪酬为2958万美元,相比于2019年的薪酬,增加了17%。

尽管强生未能实现销售和调整后收益目标,但Gorsky还是获得了加薪。强生指出,其医疗设备部门在大流行期间的困境是销售额下降的主要原因。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在全球蔓延,医院不得不取消择期治疗程序,优先治疗患有这种新疾病的患者,许多患者完全停止了这些程序的注册。这对包括强生在内的医疗设备公司产生了巨大影响,而在流感大流行期间,制药公司在销售方面基本上表现不错。

强生2020年的营收为825.8亿美元,没有达到862亿美元的运营目标。但这一数字与2019年820亿美元的营收持平,也标志着强生在疫情挑战中取得了胜利。至于Gorsky,他的薪酬总额包括价值165万美元的工资、总计超过1,80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奖励、超过300万美元的现金激励薪酬,以及价值643万美元的养老金。

尽管强生的新冠疫苗研发和公司业务业绩良好,但Gorsky在2020年的薪酬方案还是让一些投资者感到不满。他们认为,由于强生在数千起阿片类药物和滑石粉诉讼中为自己辩护,Gorsky免于承担90亿美元的法律费用。美国各地的原告起诉强生,称其滑石粉会致癌,而美国各地的地方则因该公司的阿片类药物营销而将其告上法庭。

04 晖致Robert Coury:2906万美元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经历了一系列挫折后,迈兰与辉瑞的Upjohn子公司的大型合并最终于2020年11月结束,并创建了一个新的仿制药巨头Viatris(晖致)。

晖致执行董事长Robert J. Coury在2020年获得2906万美元的薪酬。

迈兰(Mylan)前首席执行官Robert J. Coury此前被聘为执行董事长,带领公司完成了大流行时期动荡的合并。此外,Coury还获得了441万美元的现金奖励,这部分奖励是在迈兰的领导下设立的,其工资保持在180万美元。作为董事长2021年丰厚薪酬的一部分,Coury将获得年薪150%的年度激励奖金,以及年薪600%的长期激励奖金。

Coury的大部分收入来自1245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和1000万美元的一次性现金奖金。该公司的年报显示,这一数额巨大的奖金远远超过了其他高管的奖金,部分原因是Coury今年4月加入迈兰担任高管职务,但当时没有获得价值1080万美元的年度股权授予。Viatris还称赞Coury在合并期间“在分析和谈判方面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并称赞他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出人意料地加大了努力”。

Coury对丰厚的薪酬协议并不陌生。2016年,他辞去迈兰执行董事长一职,获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9700万美元奖金,远远超过了其他大型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获得的奖金。一些投资者对Coury丰厚的薪酬感到非常愤怒,他们试图把他从董事长职位上赶出去。

事实上,Coury获得的2906万美元薪酬,是Viatris新任首席执行官Michael Goettler总薪酬的五倍多。至于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Goettler,Viatris表示,Goettler在Viatris的薪水将大幅提高至130万美元,彼时Goettler在辉瑞Upjohn部门担任首席执行官时的薪水为82.5万美元。

05 艾伯维Richard Gonzalez:2400万美元

对于艾伯维首席执行官Richard Gonzalez来说,他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必须为艾伯维在美国2023年将推出的修美乐生物仿制药做好准备。到目前为止,他正在寻找新的收入来源以填补这一缺口,而进展看起来一切顺利。

随着此前艾伯维正式收购艾尔建,并增加了约15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将Humira在公司总收入中的份额从2019年的58%降至2020年的43%。艾伯维还指定新的免疫药物Skyrizi和Rinvoq作为修美乐的继任者。而这两款药也的确没有让人失望,2020年,两款药物的销售额合计为23.2亿美元,大大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

Gonzalez在2020年的工资也因此上涨。艾伯维2020年给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薪酬为2400万美元,较2019年的2160万美元增长了11%。他的长期股权奖励增加了330万美元,达到1440万美元,现金奖励达到490万美元。他的基本工资也从去年的16.5亿美元小幅上升至16.9亿美元。

Skyrizi和Rinvoq不断产出积极的临床数据,艾伯维也在努力扩大它们的使用范围,最大化它们的价值。在一项针对特应性皮炎的研究中,Rinvoq领先于赛诺菲的Dupixent;Skyrizi在现有的斑块型银屑病适应症中显示出优于诺华Cosentyx的清洁皮肤能力,并对银屑病关节炎和克罗恩病有效。艾伯维也将这两种药物2025年的总销售额预期从此前的100亿美元上调至150亿美元。

06 礼来David Ricks:2370万美元

资料显示,Dave Ricks担任礼来首席执行官的四年里,每年都能获得可观的加薪。

礼来的首席执行官David Ricks的薪酬从2017年开始,便呈现出每年数百万美元的增长趋势。如今他已经连续第二年稳居全球薪酬最高的生物制药首席执行官前10名。

自2017年初执掌礼来以来,Ricks的薪酬已从当年的1584万美元上升至2020年的2370万美元。在成为公司CEO之前,他已经在公司工作了20多年。

为何Ricks的薪酬会呈现每年递增的趋势?

礼来在年报中表示,到2020年,礼来“超过了我们的收入目标,几乎实现了我们的(盈利)目标”。两种新冠治疗药物获得FDA紧急批准,癌症治疗药物Retevmo和速效胰岛素Lyumjev首次获得批准,银屑病治疗药物Taltz、癌症治疗药物Cyramza和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Olumiant的附加用途也获得批准。在研发方面,礼来启动了3项三期研究和17项一期研究,远超行业基准。

自Ricks在2017年掌舵以来,他带领礼来进行了大规模重组,旨在削减成本,并重新调整了制药公司的重心,专注于开发新药。现在,礼来大约一半的收入来自于新药。

从薪酬结构来看,2020年,Ricks的工资总额为148.3万美元,外加262.5万美元的现金激励薪酬。他获得的股票奖励为1360万美元。他的退休金增加了近600万美元。

07 默沙东Ken Frazier:2209万美元

默沙东在今年2月宣布,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Ken Frazier将于今年夏天退休,公司首席财务官Robert Davis将成为新任掌舵人。

Frazier在2020年的总收入为2209万美元,低于2019年的2765万美元。根据该公司年报显示,薪酬的1080万美元来自股票奖励,470万美元来自期权。与此同时,Frazier的现金奖励为220万美元,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50%以上。

Frazier 2020年薪酬下降的主要原因是递延薪酬和养老金价值下降55%至230万美元。

过去一年,默沙东的重量级抗癌药物Keytruda的全年销售额达到144亿美元,同比增长30%。然而,Keytruda占该公司2020年总销售额的约30%,也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默沙东对Keytruda是否过于依赖?

另一方面,默沙东也在专注于其战略业务发展,以促进研发管线建设。2020年,默沙东以27亿美元收购了ArQule公司的BTK抑制剂,并以27.5亿美元收购了VelosBio公司,为自身的研发管线补充了一种用于治疗血癌和实体瘤的抗体药物结合物(ADC)。

去年,默沙东出现了一些代价高昂的失误,其中大部分与COVID-19有关。默沙东在COVID-19候选药物和疫苗研发方面的“迟到早退”付出了高昂的成本,但该公司仍有机会通过与Ridgeback Bio的合作,对这场大流行产生影响。今年4月中旬,在看到中期临床试验的数据之后,双方已决定停止在住院COVID-19患者中开发molnupiravir,继续推进该药作为一种门诊口服用药用于治疗处于病程早期的门诊患者的3期研究。

有分析师指出,如果这项3期研究获得成功,molnupiravir的财务和公共卫生影响将可能会抵消默沙东其他已失败COVID-19项目的损失。但同样地,如果事与愿违,将会像Themis和OncoImmune的押注一样,成为默沙东在应对COVID-19方面的最新挫折。

08 Horizon Therapeutics Timothy Walbert:2163万美元

Timothy Walbert尽管首次上榜,但其年薪涨幅高达56%,是名单上的第三高,远远超过了辉瑞、BMS、AZ等跨国药企CEO的年薪。但Horizon给Timothy Walbert开出一半涨幅的年薪与前几位在疫情中获得巨大业绩增长的企业不同,Horizon的业绩增长来源于其眼科重磅产品Tepezza。

Horizon是一家专注于开发和商业化创新药物以满足罕见疾病和风湿性疾病领域治疗需求的制药公司,2020年1月,tepezza获FDA批准上市,用于治疗甲状腺眼病(TED),Tepezza成为FDA批准的首款也是唯一一款治疗TED的药物。2020年全年销售额8.2亿美元,而这还是其委托的CDMO公司取消了部分Tepezza的生产转而生产新冠疫苗的结果,若按规划生产,其销售额将更高。

Horizon的第二大销售额产品Krystexxa的销量也表现良好,尽管销售额只有4.06亿美元,但该药实现了19%的增长。Horizon也正在针对这两款产品进行未来布局,有四项新适应证临床正在进行。

据悉,Timothy Walbert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Horizon的首席执行官,他参与并负责了所有Horizon产品线布局。该公司已经从十年前上市时的两款药品、700万美元的销售额,发展到如今11款药品、22亿美元销售额以及200亿美元的市值。

09 阿斯利康Pascal Soriot:1545万英镑(约合2152万美元)

Pascal Soriot年薪较2019年的1850万美元又涨了16.2%,较2018年的1473万美元涨了45.96%。但今年其年薪并未受到AZ董事会的“弹劾”,不仅如此,董事会还提出Pascal Soriot的基本工资将在2021年增加3%至184万美元。

Pascal Soriot的年薪增长或许与其在疫情中的领导力表现有关,AZ年报中肯定了Pascal Soriot的能力,“每三年目标都超额完成,股东总回报率达到了77%,远高于欧洲制药同行。”

2020年,AZ全球销售额最高的产品依旧为泰瑞莎,年销售额43.28亿美元,同比增长36%;增长最快的产品为奥拉帕利,年销售额17.76亿美元,同比增长48%;PD-L1也表现出了强劲的增长,英飞凡年销售额20.42亿美元,同比增长39%。

业绩增长的同时,Pascal Soriot还主导了AZ在2020年底宣布以394亿美元收购亚力兄制药,交易金额为2020年最大收购案,预计2021Q3完成,彼时,AZ将跻身全球MNC TOP10。

当然,Pascal Soriot在2021年的薪酬还是个未知数,AZ的新冠疫苗正在“焦灼”,尽管AZ为此事一直努力,但在世界主要国家都在紧锣密鼓的接种疫苗,AZ将如何解决其疫苗问题如何仍然未知。

10 辉瑞Albert Bourla:2103万美元

2020年是Albert Bourla担任辉瑞首席执行官的第二年,无疑也是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辉瑞与BioNTech合作的新冠疫苗获得了巨大成功,将Albert Bourla推上了2020年制止新冠疫情发展的领军人物之一。

根据辉瑞的年报,首席执行官在2020年的薪酬约为2103万美元,较2019年的1970万美元增长6.7%。基本工资为165万美元,并得到549万美元的现金激励和大约1400万美元的辉瑞股票期权。

辉瑞2020年财报显示,辉瑞总收入为419亿美元,如果把普强的业绩排除在外,则与去年相比增长2%。其Prevnar13肺炎疫苗,2020年销售额为58.5亿美元,是辉瑞收入最高的产品;新冠疫苗销售额1.54亿美元,并且预计2021年销售额将达到260亿美元。

辉瑞的新冠疫苗生产事实上也在如火如荼,其一季报显示,新冠疫苗在第一季度带来了35亿美元的收入,并且预计到7月底将向美国提供3亿剂,2021年全年向欧盟提供6亿剂。

11 BMS Giovanni Caforio:2015万美元

2020年是Giovanni Caforio在BMS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第六年,其年薪首次突破2000万美元大关。这一里程碑可以归功于他在BMS的长达21年的任职以及BMS董事会认为2020年是其最成功的一年。

2020年BMS宣布已成功完成131亿美元收购MyoKardia。

据悉,MyoKardia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发现和开发针对严重心血管疾病的靶向疗法。通过本次收购,百时美施贵宝将获得其在研新药mavacamten,这是一款潜在的“first-in-class”心血管药物,用于阻塞性肥厚性心肌病(HCM)的治疗。该药已经获得了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资格,美国潜在患者人群高达20万人,在EvaluatePharma的最大潜力新药上市名单中排名第三。

BMS的主营产品在2020年销售额也表现良好。多种骨髓瘤药物Revlimid带来了121亿美元的收入,比上一年增长了12%。血液稀释剂Eliquis具有降低新冠肺炎患者的凝血风险,销售额达到了92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6%。

尽管O药的销售额仅为70亿美元,比2019年下降了3%,但该药获得了五项新适应证批准,其中包括与Yervoy联合用于一线非小细胞肺癌的批准,为与K药的下一轮竞争奠定了基础。

12 安进Robert Bradway:2013万美元

Robert Bradway的2013万美元的年薪与2019年的1960相比有小幅增长。其中包括薪资165万美元,1440万美元的股票和期权奖励。350万美元的现金奖励,还有总额近60万美元的他的其他报酬。

实际上,自其2012年起担任安进首席执行官起一直在加薪,因为安进一直在努力维持其产品的仿制药挑战与新产品销售额增长之间的平衡,致力提高其引进新药和自研新药的销售额增长。

数据显示,Bradway正带领安进公司重新振作起来,并着力扩大美国以外的市场。最具代表性的是,安进已经开始坐享中国医药创新红利,2020年安进完成了对百济神州4.21亿美元的增资入股,对百济神州的持股比例达到了20%左右。2020年安进实现了254.2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9%。

13 吉利德Daniel O'Day:1899万美元

Daniel O'Day2019年的到来之于吉利德而言可以称得上“临危受命”,彼时吉利徳正处于丙肝市场大幅萎缩,销售额连续四年下滑的尴尬时期。Daniel O'Day的到来帮助吉利徳销售额小幅增长至224亿美元,2020年又达到了247亿美元。

尽管2020年其年薪1899万美元,较2019年2910万美元减少了1000万美元,但其2019年薪酬中有1420万美元是用以弥补其离开罗氏的赔偿。

2020年,吉利徳最大的收入来自于瑞德西韦在新冠肺炎中的巨大疗效,全年销售额28.11亿元,占总营收超过10%。

2020年,Daniel O'Day还主导了吉利徳以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收获了乳腺癌新药Trodelvy。该药在2020年最后两个季度的销售额达到了1.36亿美元,并于今年4月份获得了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和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新适应证批准。

14 渤健 Michel Vounatsos:1866万美元

Michel Vounatsos的2020年薪酬与他的2019年薪酬仅有小幅增长,仅上涨3%至1866万美元。其中股票激励增加至154万美元,但是他的薪酬中的现金奖励部分(与2020年的业绩挂钩)比上一年减少了132万美元,降至257万美元。

据悉,渤健该的2020年收入下降了6.5%,至134.4亿美元。主要原因在于其核心产品的销售下滑,尽管多发性硬化症产品Tecfidera仍是中流砥柱,收入占比59%,但同比下滑8%;明星单品Spinraza的销售额20.5亿美元,也同比下滑2%;只有生物类似药业务收入7.95亿美元,同比增加8%。

而备受外界关注、历经波折的aducanumab在阿兹海默病的注册审评进展也不尽如人意,FDA专家咨询委员会反对并质疑该药物的临床获益,在最新的讨论中,0票同意,10票反对,1票弃权,最终再次遭到审评延期。FDA预计将在2021年6月7日最终决定是否批准或拒绝Aducanumab。

15 BioMarin Jean-JacquesBienaimé:1812万美元

Jean-JacquesBienaimé的2020年薪酬较2019年略微下降,主要源于现金激励的减少。这次减少主要是其申请上市的新药valoctocogene roxaparvovec遭遇FDA的暂停上市,而该药物此前有望成为首个血友病基因疗法。

2020年8月19日,FDA因担忧该药物的持久性而向BioMarin寄出了CRL,暂时未批准该药物的上市许可申请。该消息一经公布,BioMarin的股价出现了大幅度的下跌,下跌幅度高达35.28%,这让一直BioMarin的市值瞬间蒸发了数十亿。

这直接导致了首席执行官的现金奖励从2019年的232万美元下降到了166万美元。

尽管如此,valoctocogene roxaparvovec在欧洲的上市申请已经递交,审批正在推进中。而基于此,BioMarin Jean也被美国分析机构评为最值得收购的Biotech之一。